黑天鹅和低交易量哪个更糟糕?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低交易量和瑞郎黑天鹅事件,哪个更糟糕?

风暴之后的短暂平静。

这可能是对整个行业中众多交易者活动的恰当描述,包括所有地区的场内、场外交易者。

1月份极端的市场环境使一些外汇平台和A-book外汇经纪商的客户账户出现负余额,据称B-book经纪商的资产也有所下降,随着公司继续发布2月份交易量数据,很显然,整个行业的大幅下降趋势确定无疑。

1月15日,瑞士国家银行取消欧元瑞郎1.20的汇率上限,一些经纪商毫无征兆的迅速亏损,客户账户出现负余额,整个行业对这一情况反应不一,而对于2月份交易量的急剧下降,这必定会导致收入减少,对此行业反应却不大,这种分化情况已经被业内接受。

2月份,首批在1月15日瑞郎事件后发布公司声明的公司之一盛宝银行2月份交易量环比下降37.5%,这是1年来交易量的最大跌幅。同时,场内外汇交易量也有所下降,日本Click365在东京交易所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合约环比下降25.5%。

再看看西半球,场内外汇交易与远东地区情况类似,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2月份交易量环比下降24.2%,而其竞争对手洲际交易所下降23%。

问题是:哪种情况更糟?一个是交易下降。去年前9个月,交易量一直低迷,导致收入水平也非常低,特别是在交易量为王的时代,价差很低,招募、保留和运营成本却很高(向中介经纪商支付报酬、对平台和网桥进行),在花费了很长时间恢复后,现在的交易量又有所下降。另一个是毫无征兆的黑天鹅事件。即时产生巨大风险,导致一些公司面临困境,但是提升了市场的波动性,导致交易量大增。

大多数公司的1月份交易量都非常高,值得注意的是,对高交易量起到贡献力量的绝大多数交易发生在1月15日至月末之间的两个星期内,如果按比例计算,这种影响可能会增加。

事实上,众多公司都出现了亏损,但是一些公司损失并不大,例如IG集团控股私人有限公司因为1月15日的事件只损失了约3000万英镑,资本情况仍然良好,如果其交易者把握住了此轮波动,公司就可以收获不小,因此相对于低波动性和低交易量时期,这可以看做是积极的结果。

如果出现极高波动性,就必须要计算补平账户负余额所需的潜在支出,如果处于低波动性时期,就要计算潜在招募成本、营销费用以及运营支出。

现在很多经纪商正在考虑综合执行模式,拥有A book的大部分流动性,而且具备B运行 book的能力,在波动性高企时缓解风险。在多次会议、采访中,这种模式一直是讨论的主题,目前成为经纪商及其流动性和技术提供商关注的焦点。

但是,关于如果市场再次进入波动性低迷期该采取哪些措施还未成为讨论的主题。去年,巴克莱考虑裁员1.9万人,其中几千人是属于公司的投行部门,外汇交易员仍紧紧抓住职位不放,而不是寻找新天地,因为巴克莱的薪酬制度非常吸引人,尽管公司业绩因为交易波动性低迷持续下降。

去年下半年,汇丰银行外汇业务收入下降34%,因此考虑到半年时间的业务萎缩,与补平1天出现的客户账户负余额所产生的潜在损失相比,机会成本更大,因为瑞郎事件后随之而来的是波动性上涨促使的交易量上升。

去年,基本没有公司削减业务规模。与之相反,众多公司大幅度拓展业务,收购客户群,在全球各地建立办事处,这一时期的市场波动性和交易量都非常低迷。9月份波动性回归,时间相对短暂,为很多公司提供了两个月的高收入,但是还不足以重现2013年夏季高交易量时期公司实现的巨额利润形势。

黑天鹅事件后,公司会实施并购,拓展业务,向新的地区投资吗?从行业对1月15日的反应来看,即使是那些没有大额亏损的公司,他们也不会这样做,尽管潜在影响要小于交易量低迷时期。

这就出现了一个难题:市场出现几个月的波动性低迷时,不仅影响公司收入,而且会增加成本,因为公司需要扩充销售人员,进行更多的营销活动,招募新客户(招募6个月交易生命周期,入金4000美元的客户成本约为800美元),采取保留措施唤醒休眠客户,对平台进行投资,激励中介经纪商,同时还要与其他面临同样挑战的公司进行竞争。

1月15日前后的交易活动情况清楚的说明,黑天鹅事件可能使公司客户账户出现负余额,但是可以带来巨大的交易量,无需更多成本,现有交易者在波动性和交易量以指数方式增长中获利。

关于损失或低收入的严重程度,这完全是觉察力的问题。